共同盗窃案 采纳律师意见作出不批捕决定

发布时间:2018-09-21

  2017年5月12日,北京大成(太原)律师事务所刑事部刘雅婷律师代理的曹某涉嫌盗窃罪一案(系一起二人共同犯罪案件),经过10天紧锣密鼓的工作,最终,太原市尖草坪区人民检察院采纳了辩护律师的意见,作出“不批准逮捕”的决定,随即,太原市公安局尖草坪分局作出取保候审的决定,太原市第一看守所释放曹某。

  (后附:不批捕转取保相关文书和辩护律师《建议不批捕的法律意见书》)

  附件一:不批捕转取保的相关文书

  (图为——检察机关不批准逮捕决定书)

  (图为——公安机关取保候审决定书)

  (图为——太原市第一看守所释放证明书)

  附件二:建议不予批捕的法律意见书。

  《关于建议对涉嫌盗窃罪犯罪嫌疑人曹某不予批捕的法律意见书》

  曹某涉嫌盗窃一案,北京大成(太原)律师事务所接受犯罪嫌疑人哥哥曹大(化名)的委托,指派本所刘雅婷律师担任其一审阶段的辩护人。据悉,太原市公安局尖草坪分局已于2017年5月5日对涉案嫌疑人曹某报请贵院批准逮捕。

  作为辩护人,我们已多次会见曹某,了解案发过程、曹某个人案发前后表现等情况。我们认为:曹某涉案金额仅有2480元、犯罪情节轻微,真诚认罪悔罪并愿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,是主观恶性较小的初犯、偶犯;此外,曹某今年刚满20岁、年龄尚小,本身不具有社会危险性、不具逮捕必要性,恳请贵院对曹某作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

  具体理由如下:

  一、曹某是受他人教唆、一时糊涂方才犯案,涉案金额较小且事后未参与销赃、分赃,罪行较轻,不符合逮捕的实质条件

  本案基本事实是:2016年8月的某一天,犯罪嫌疑人曹某跟聂某(系曹某男友)前往位于兴华街的“游乐网咖”上网;次日凌晨4、5时许,聂某发现有人不慎将一部苹果6s手机掉落桌下,便使用言语教唆、刺激、怂恿当时19岁的曹某:“我是不敢拿,你敢不敢拿啊”,曹某出于逞能就拿走了手机,内心又想的是“拿地上手机”而不是“偷别人兜里手机”,之后将手机交给聂某,未参与销赃、分赃。经鉴定,手机价值2480元。

  细查我国《刑事诉讼法》第七十九条第一款“应当逮捕”的法律规定,可知逮捕的实质条件有三:一是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;二是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;三是采取取保候审尚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。如果再深入一点,可以说“逮捕”适用的对象应当是罪行较重的、社会危险性较大的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。

  具体到本案,曹某的罪行较轻、犯罪情节轻微,并不符合逮捕的实质条件,从案发过程即可看出:

  1、曹某并非该起盗窃案的提议者;

  2、曹某拿手机是受他人教唆、出于逞能好胜之心,主观恶性小;

  3、曹某并未参与销赃、分赃;

  4、曹某涉案的苹果6s经鉴定价值是2480元,犯罪金额较小。

  二、曹某是主观恶性较小的初犯、偶犯,到案后如实供述真诚认罪悔罪并愿积极赔偿、全力配合公检法机关办案,不具有社会危险性。

  我国《人民检察院审查逮捕质量标准》第六条第二款规定:“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行较轻,且没有其他重大犯罪嫌疑,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可以认为没有逮捕必要:....(二)主观恶性较小的初犯、偶犯....”。

  2015年10月9日最高检、公安部联合下发的《关于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若干问题的规定》(试行)(以下简称“《规定》”)第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条也进一步明确了社会危险性的证明机制,确定了具体的判断标准,现简要列举如下:

  第一,可能实施新罪(如系多次、连续、流串作案等);有证据或迹象表现案发前或者案发后正在策划、组织或预备实施新的犯罪;一年内曾因故意实施同类违法犯罪行为受到行政处罚等;

  第二,有危害国家安全、公共安全或社会秩序现实危险;曾因危害国家安全、公共安全或社会秩序受到刑事处罚或行政处罚;在危害国家安全、黑恶势力、恐怖活动、毒品犯罪中起组织、策划、指挥作用等;

  第三,可能毁灭、伪造证据、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;曾经或者企图威逼、恐吓、利诱、收买证人,干扰证人作证;同案嫌疑人或与事实上存在关联的嫌疑人在逃、重要证据尚未收集到位等;

  第四,可能对被害人、举报人、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;曾经有过报复行为等;

  第五,企图自杀或逃跑(如归案前后,曾扬言、预备、实施自杀、自残行为;曾经自杀、自残或逃跑等)等。

  具体到本案,曹某是罪行较轻、主观恶性小的初犯、偶犯;不存在上述《规定》所反映的“社会危险性”的特征;案发后多次在辩护人面前痛哭流涕、表示非常后悔当时拿了别人手机,真诚认罪悔罪也主动提出愿意赔偿,并已通过律师委托家人代为赔偿被害人一切经济损失;同时,也愿意交纳保证金,保证随传随到、绝不实施串供、翻供、隐瞒、毁灭证据等妨碍本案侦诉审的行为,因此辩护人认为曹某本身并不具社会危险性,没有再次犯罪或妨碍诉讼的可能性,对其取保候审足以防止社会危险性,完全没有羁押的必要性。

  需要说明的是,由于本案已移送贵院处理、公安机关无法联系被害人,在此特请求贵院帮忙联系被害人,曹某亲属已明确表态:赔偿金额家中已经凑好,愿在联络到被害人家属当日即刻赔偿。

  三、曹某犯案时仅19岁、现年20岁,读了初一就因家境贫寒无奈踏入社会谋生,因遇人不淑一时糊涂犯下盗窃罪确有其罪,但其年龄尚轻、罪行较轻且已悔恨至极,不适宜在看守所长期羁押,可能发生交叉感染、不利其改造的风险。

  综上,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曹某的犯罪情节轻微、主观恶性小、人身危险性低,不符合逮捕的法定条件,不具有羁押的必要性。故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之相关规定,恳请贵局对曹某作出不予批捕的决定,给这位刚满20岁、小学毕业就因家境贫寒踏入社会独自闯荡的姑娘一次监外候审、重新做人的机会!

  此致

  太原市公安局区人民检察院

  北京大成(太原)律师事务所 辩护人:刘雅婷

  2017年 5 月 7 日

搜索阅读更多资讯
搜索阅读更多资讯